16小时网

Air Jordan 3的背后故事:30年前,这双篮球鞋拯救了耐克

2018-03-28 11:05:46来源:界面新闻阅读量:1015

图片来源:NIKE

在芝加哥举行的1988年扣篮大赛,曾被称为史上最精彩的一届赛事,前三届扣篮王威尔金斯、韦伯以及迈克尔·乔丹悉数登场。最终,乔丹上演一记罚球线扣篮,并获得冠军,这一扣成为篮球历史上的经典画面。

飞人脚下的Air Jordan 3亦开启成名之路,这双鞋子伴随乔丹夺得全明星和常规赛MVP、年度最佳防守球员以及又一个扣篮大赛冠军等诸多荣誉。

这是大部分球迷所知道的故事。

乔丹参加1988年扣篮大赛。

但对于耐克创始人菲尔·奈特(Phil Knight)而言,这双篮球鞋的意义却不仅于此。他曾多次提到Air Jordan 3的“临时”设计师汀克·哈特菲尔德(Tinker Hatfield),“我认为他拯救了耐克。”

1988年,这双Air Jordan 3的出现,曾成功挽留了即将与耐克解约的迈克尔·乔丹。与此同时,汀克·哈特菲尔德设计出沿用至今的经典飞人标志,被认为是耐克和Jordan Brand日后变身巨头品牌的关键转折点。

在哈特菲尔德的记忆里,30年前的画面依然清晰。最近,这位66岁的老人向ESPN讲述了Air Jordan 3面世前的诸多细节。

汀克·哈特菲尔德(Tinker Hatfield)

“其实我是替补上场的设计师,”汀克·哈特菲尔德说道。在此之前,耐克创意总监皮特·摩尔(Peter Moore)担任Air Jordan前两代的首席设计师,但在1987年,这位知名设计师从耐克跳槽到竞品阿迪达斯。

更令耐克难堪的是,乔丹的合同将在1989年到期,美国品牌对于续约事宜很着急。“当时,迈克尔真的很想离开我们,”汀克·哈特菲尔德说道,“我知道迈克尔对Air Jordan 2不太满意。”这双用意大利皮革和坚实鞋底制作而成的鞋子,乔丹觉得太硬了。

由于皮特·摩尔与乔丹的关系较好,加上曾促成耐克和乔丹签约的“空军一号之父”布鲁斯·吉尔格罗(Bruce Kilgore)也将离职,飞人出走的念头更加强烈,他甚至认为耐克已经设计不出令其满意的球鞋。一个普遍的说法是,皮特·摩尔希望顺势把乔丹带去阿迪达斯。

这样的困境之下,哈特菲尔德临危受命,他突然被耐克要求接下皮特·摩尔的Air Jordan 3设计工作。如果这双新鞋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,乔丹与耐克一拍两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虽然哈特菲尔德刚刚参与设计出Air Max,但在当时,这位新人设计师的名气依然一般。出生于俄勒冈的哈特菲尔德,曾是一名田径运动员,1970年代进入俄勒冈大学主修建筑设计。毕业后,他最初是耐克门店的建筑设计师,1985年才进入产品设计部门工作。

由于皮特·摩尔离职前一周才把设计工作交到哈特菲尔德的手上,时间变得非常紧迫——通常一双篮球鞋的设计周期为一年,但此时仅剩6个月,耐克需要尽快拿出能打动飞人的设计样本。

哈特菲尔德回忆道,皮特·摩尔过晚移交设计项目的做法,实际上是其“破坏”Air Jordan计划的一部分,他希望由此顺理成章将乔丹带走。不过,哈特菲尔德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追究,他要做的是尽快将设计提上日程。

汀克·哈特菲尔德与迈克尔·乔丹

除了配色和选材之外,前两代鞋款在设计上极少参考乔丹的意见,哈特菲尔德认为,Air Jordan 3的设计灵感应该从乔丹身上寻找。

于是,他与耐克体育营销高管霍华德·怀特(Howard White)迅速飞往芝加哥,与当时24岁的乔丹呆了一天。期间,在他的公寓里,忙碌的乔丹还同时与其他西装设计师进行会面。

“看着他和西装制造商在一起真是太棒了,他在挑选材料,不断提出自己的意见,比如不喜欢那个翻领,乔丹参与整个设计过程,”这样的场景令哈特菲尔德增添不少信心,他相信乔丹会为第三双鞋的设计提供一些宝贵的意见。

来芝加哥之前,哈特菲尔德曾找到一堆不同的皮质样本,希望选择舒适且高档的皮革材料来设计鞋子。乔丹翻阅着这些样本,当他看到一种仿大象皮的材料时很满意,“就是这个了。”后来,该材质呈现的正是Air Jordan 3鞋面标志性的爆裂纹。

标志性的爆裂纹设计

前两代鞋款都是高帮设计,乔丹对此表示,希望新鞋略微降低鞋帮的高度,在保证稳定性的同时又能提升灵活性。最终,Air Jordan 3以中帮设计面世,中底采用可视化的Air Sole气垫。

“幸运的是,我发现乔丹很享受设计的过程,之后与他一起设计鞋子成为一个传统,关于选择哪种皮质、设计怎样的球鞋,有了很多故事,”哈特菲尔德说道。

皮特·摩尔在离任时,曾交给这位年轻设计师一堆设计手稿,哈特菲尔德在中间发现一张乔丹扣篮的照片。他随后根据这张照片,在纸上简单画下其扣篮形态,并加以修饰,这正是如今知名的飞人标志——Air Jordan 3成为品牌第一双拥有飞人标志的鞋子。

Air Jordan 3设计草图

不过,没有人知道乔丹喜不喜欢这双新鞋。尽管他与汀克在设计讨论时很融洽,但在续约问题上,乔丹依旧不太愿意。

双方正式就Air Jordan 3展开面谈当天,乔丹的行为也表明其不乐意的态度。会议开始前,耐克在约定时间里却找不到乔丹的踪影。哈特菲尔德和耐克创始人菲尔·奈特等高管苦苦等候,乔丹最后迟到了整整四个小时——这段时间,飞人正是和好友皮特·摩尔一起打高尔夫球,他的父亲将其从球场拉出来才参加了面谈。

“他的心情并不好,”哈特菲尔德如此形容当时的乔丹,对于此次面谈,飞人并不在乎,表情甚至有些不耐烦。

Netflix的纪录片《抽象的艺术》中,曾有一集内容是关于汀克·哈特菲尔德的传奇生涯,详细讲述这个临危受命的新人设计师成为耐克高管的经过。哈特菲尔德和乔丹都在纪录片中提到当时的面谈场景。

哈特菲尔德先是拿出一批Air Jordan 3的设计图,递给乔丹。看到设计图的飞人抱怨道,“他们把各种设计稿都给我看了,你得把实实在在的鞋子给我,我才真的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吧。”

没想到,哈特菲尔德立刻在桌底下拿出一个刚刚从亚洲带回来的麻袋,袋子里装着Air Jordan 3的样品。实际上,设计基本完成之后,哈特菲尔德多次往返亚洲工厂,和开发人员沟通并赶制样品,他觉得乔丹会对这双鞋感兴趣。

当哈特菲尔德打开包装袋,飞人的表情有所转变,甚至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按照他的意愿,鞋子以中帮设计和爆裂纹外形呈现,印在鞋舌上的红色飞人标志更是让他眼前一亮。

“我把鞋拿出来的时候,迈克尔从我手里夺过它,开始看着它,”哈特菲尔德回忆道,“他当时心情不好,但20分钟后,他手里拿着鞋子,商讨设计时的热情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。”

乔丹的暴躁和不安逐渐消失,所有人悬着的心都落下了。事后,乔丹在纪录片中表示,“看到大象爆裂纹和鞋子的皮料时,他基本已经征服了我。”

服装设计图

面谈还没完,哈特菲尔德继续拿出一些服装设计图,“我不仅给你设计出鞋子,还设计了配套的衣服,你看这是你的新标志。”这些服装版图上,飞人扣篮的标志极为显眼,吸引着乔丹的思绪。

最后的结果众所周知,一场暗战终于分出胜负。

迈克尔·乔丹非常喜欢Air Jordan 3,飞人标志亦使其看到品牌的重视,他最终决定与耐克续约,汀克·哈特菲尔德就此成为他的御用设计师。后来,Air Jordan 3曾被ESPN评为史上最伟大的篮球鞋,它正式拉开Air Jordan在篮球鞋市场的辉煌大幕。

30年后的今天,乔丹与耐克依然保持着合作关系。而创立于1998年的Jordan Brand,已经成为最具影响力的篮球鞋品牌,每年销售额超过30亿美元。乔丹的收入自然不菲,他每年从耐克手中得到至少1亿美元的报酬。

有意思的是,过去长期,耐克创始人菲尔·奈特经常说“哈特菲尔德拯救了耐克”,但乔丹并不这么认为。飞人近年透露,选择留在耐克,父亲有着最大的一份功劳——面谈当天,老乔丹把儿子从高尔夫球场拉出来以后,曾在停车场大骂其不许胡闹,“别再这样不尊重菲尔·奈特先生。”

对此,哈特菲尔德开玩笑称,“父亲给了很好的建议,让他留在耐克公司,而不是离开。但是老兄请不告诉奈特先生,因为他始终认为我是真正拯救了耐克的人。”

Air Jordan 3 “Tinker”

进入2018年,Air Jordan 3上市30周年的节点,Jordan Brand推出多双复刻版球鞋,其中最瞩目的是Air Jordan 3 “Tinker”。

这双篮球鞋的设计来源于哈特菲尔德的初版手稿,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入耐克的对勾标志和哈特菲尔德的个人签名,借此对这位传奇设计师表示敬意。3月24日,鞋子在耐克官网发售后,很快便显示被抢购一空。30年后,Air Jordan 3的故事还没结束。



预约看房
预约看房直通车 免费专车接您看房
预约成功!

我们将尽快联系您,请保持电话畅通。

下载16HOUR APP
一键呼车更快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