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小时网

江歌案庭审第4日:陈世峰首出庭接受询问 咬定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

2017-12-14 16:08:53来源:东京新青年阅读量:1160

江歌案件最新进展。(2017年12月14日上午记录)庭审第四天。陈世峰咬定刀不是自己的,是刘鑫把江歌推出门外的。

●陈世峰听朋友说投币洗衣机好用所以出门找投币洗衣店。案发当天因为下雨,不想眼镜被淋脏,而且只是去洗衣服觉得没有必要戴眼镜就没有戴了。也没有戴隐形眼镜。

●陈世峰案发前11月2日穿了红色的鞋子出门。

●陈世峰说案发后衣服换了,鞋子没换的理由是觉得洗衣店不能洗鞋子。

●案发当晚回家后当天的毛衣,裤子洗了。

●陈世峰对于检方询问他为什么不选择打工地方的洗衣店,他回答是因为知道那边的洗衣店不是投币式的。 

●案发前11月2号陈世峰用手机搜索洗衣店,选择了位于莲根站附近的看起来比较繁华的那家,结果走到了店门前,发现店关门了,而且看起来又蛮贵的就放弃了。

●放弃洗衣服后,陈世峰给江歌发了一条信息“你在吗?”,是因为11月2号白天有见过一次,觉得对江歌印象有所转变,对她印象比较好,想找她去帮忙缓和一下和刘鑫的关系。可是信息没能发出去,陈世峰表示他猜测应该是11月2日傍晚他给刘鑫发了威胁的短信,然后她告诉了江歌,所以江歌把他删了。 

●还有案发当天为什么陈世峰要去找江歌,陈世峰回答是因为他即将和另一个朋友合租,合租后跟刘鑫的关系就更难修复了。觉得江歌是他和刘鑫关系缓和的关键,然后江歌把他微信删了,刘鑫也把他拉黑了。他觉得想要联系上就困难了,所以才在那么晚的时间去找江歌,想解除误会。

●陈世峰买了威士忌的原因是以前在刘鑫家里有看见过一瓶威士忌,刘鑫说是江歌的酒。所以陈觉得江歌是喝威士忌的。所以买了威士忌因为想找江歌喝酒商量。 

●案发当天陈世峰没有带钱包出门的理由是,因为只是为了去洗衣服,口袋比较浅,就只带了几张1000日元。 

●陈世峰坚持他案发当天是去找江歌商量事情,而不是意图杀了刘鑫。因为之前了解过两个人分别的打工时间,觉得晚上11点40去她家附近可以赶在刘鑫下班前见到先下班的江歌。

●陈世峰以为江歌在家,先按了201的门铃,可是没人在家。等着等着时间快12点了,怕刘鑫先回来就移动到了3楼,然后在3楼拐角看到了她们两个一起回来。虽然陈世峰当时没戴眼镜,可是因为白天见过她们,一个是全黑,一个全白,衣着很显眼,距离也并不是很远,所以认出来了。

●陈世峰在确信刘鑫已经进屋,江歌在朝着201走去的时候,陈走向了她。江歌是慢慢地用右手打开门,半个身子进门了,半个身子在外面。在201门口,陈世峰拍了江歌的肩膀2下,江歌好像被吓到了“啊”地尖叫了,陈当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,又马上缩回来,示意她“安静”。这时刘鑫在屋子里喊,“三叔,怎么了?”她准备回应刘鑫的时候,陈世峰比较着急,用手捂住了江歌的嘴,他身体向后倾斜,手滑向她的喉部,就抓住了她的脖子。左手想去拉住她,带她到三楼,她当时反抗用手抓他,抓了他的脸和脖子。

●陈世峰表示江歌抓他时,背对着门,门的状态是半开,大概有30cm。随后,江歌抓他时手指碰到了他的眼球,他就用手捂住了眼睛。刘鑫把江歌推出去了,说“三叔,你坚持住,我很害怕”。一开始陈世峰认为他自己听到的是这句。事件发生后,他在想到刀是从哪来的,仔细回想刘鑫的话,可能是自己听错了,刘鑫说的应该是“你接住”。

●陈世峰咬定案发凶器的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。认为刘鑫当时说的是“你接住”的原因是,他白天看到江歌帮刘鑫从包里拿钥匙的时候,带出来一个东西,陈世峰后面觉得那是刀。

●陈世峰表示江歌被推出来后,门立马被锁上了,里面也有上链子的声音。江歌就转身一边拧门把手,一边说了什么好像是山东方言,他没有听清楚。当时江歌并没有说要叫警察之后也没有。没有感觉江歌按门铃,可是感觉江歌身子在动,可能碰到了门铃。然后江歌突然从手里拿出一把刀,向陈世峰腰部位置刺过来。陈世峰说当时自己想都没想就用左手去接,所以受伤了(法庭上出示当时伤口留下的痕迹,江歌妈妈用中文说“撒谎”)。

●看到刀之后,陈世峰没想过离开是担心自己松手后,不知道刀会刺向哪里,当时没办法无法松手。

●陈世峰表示争夺刀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会弄伤江歌,如果自己真的想的话早就刺伤江歌了,因为男女体格,力量是有悬殊的。

●陈世峰解释致命伤是如何形成的:是准备把江歌的手固定在墙上,因为江歌一直在反抗,也许是想把刀子换一个地方,一瞬间没力气了,不知道为什么,刀就刺向了她的脖子。 

●陈世峰表示在致命伤之前没有听见江歌发出尖叫,有可能一切太突然,太紧张了。

●陈世峰说明江歌直接倒下了,而且速度特别快。

●检方问陈世峰如果杀刘鑫的话,会选择什么时机?陈世峰回答会选择刘鑫先上楼后,走到通道或者201门口。

●陈世峰表示自己是出于防卫,无意中刺伤了江歌。

●在警方公布的报警录音中,出现了门铃的声音,但是,陈世峰表示自己没看到江歌按了门铃,而刘鑫也表示,自己没有听到门铃声响。


陈世峰在庭审中称,10月14日左右江歌去学校找他,并告诉他刘鑫怀孕了。他回家取了10万日元给江歌,意思是给刘鑫的堕胎费。

检察院问他,此事是否和刘鑫确认过?

陈世峰称,江歌说刘鑫在家一直哭,不想见他。他当时觉得如果江歌撒谎,刘鑫会站在江歌一边,把钱分了。所以没有确认当时。





预约看房
预约看房直通车 免费专车接您看房
预约成功!

我们将尽快联系您,请保持电话畅通。

下载16HOUR APP
一键呼车更快捷